猫戊柒呀


暗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看上了个秃驴。

暗香初入江湖的时候和秃驴打过一个照面,真的只是一个照面,暗香就被锃光瓦亮的光头晃了眼。

后来再见面就是在暗香和少林的会武台上,暗香被众多师姐扔上比武台,一个趔趄刚刚站稳,对面的和尚张嘴就是“女施主没事吧?”

“……我女你个锤子。”

会武当然是输了,师姐们毫不在意的过来安慰“没事儿,师妹你初入师门,且努力修炼,下次会武台上定能将那个秃驴给丢下来!”师姐语重心长的拍拍暗香的的肩膀“对了,宁宁师姐想你了,快回去看看吧。”

“师姐…我不是…”算了,师姐说什么都是对的。

不过……我真的,没有银子了。暗香心里苦,但是暗香不说。只好苦逼兮兮的跑到云梦的澡堂子钓鱼赚钱回去做课业。

暗香成为杀手的主要原因是他穷。暗香坐在客栈里拿着任务目标的画像琢磨这一单够自己回去做几次课业。

然后就被秃驴找上门了。

“施主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你能不能不要在老子面前叭叭。”依旧打不过和尚的暗香心里苦。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背包里的银两,觉得更苦了。

“你能不能回你的少林成佛???老子还要赚钱回去做课业,宁宁师姐说想我了。”

“施主杀人只是为了回门派做课业?”

“…………。你能不能滚回你的少林。不做暗影老子难道去点香阁卖身?”做课业怎么了?作为一个有理想的暗影男儿要有师姐说啥就是啥的觉悟。

和尚依旧每天孜孜不倦不厌其烦的在暗香面前说着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秃驴你一天天除了这个能不能说点别的???”

“能。”
“贫僧养你。”

“??????????”

然后暗香就带着和尚一起回门派做课业了。

午夜,暗香躺在床上琢磨自己看上了这个秃驴什么,
偏头看了看枕边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进人怀里闭上眼睛。

决定不想了,大概是因为他的光头比其他人都亮吧。

//其实就是想写最后一句话x
小学生文笔心里苦